让游戏填平沟壑:记江苏省首届残疾人电子竞技公开赛

  • 日期:08-15
  • 点击:(1461)


  与相隔不远的上海、杭州相比,南京在电竞领域的表现并不为大多数人所熟悉。电子竞技这个在短时间内蓬勃发展、机遇与泡沫并存的行业,似乎并没有打乱六朝古都的节奏。

  对于这样一个城市,一场残疾人电子竞技公开赛更像是落入田野的一颗种子,少了商业策划与流量营销,展现出朴素原始的生命力。

  美好的理想

  2018年,电子竞技成为亚运会表演项目。8月29日,中国队在雅加达击败韩国队,获得《英雄联盟》项目冠军,在国内,电竞同样火热。《英雄联盟》《王者荣耀》《DotA》联赛方兴未艾,商业价值已不输任何传统体育。

  488fcc9e211446df4327b1f2de5752dd.jpeg

  中国电竞选手在雅加达、巨港亚运会上斩获2金1银

  电子竞技对不同的人展现出不同的面貌。于游戏厂商和比赛主办方而言,它承载着资本、利润、口碑等等与游戏相关或无关的要素;于普通人而言,它意味着激烈的比赛、热闹的场面,或许还有极低概率扬名立万的机会。而在另一群人心目中,它的意义并不仅限于此。

  “我们希望在电竞领域,残疾人群可以与正常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。”江苏省电竞协会副会长陈潘天乐说。

  这也是首届江苏省残疾人电子竞技公开赛举办的初衷。去年亚运会后,江苏省体育局、残联、电竞协会曾经展开“残运会是否应该增加电竞项目”的讨论,有人提出:如果残疾人可以正常游戏,他们能不能参加“一般”的电竞比赛?

  传统体育运动中,奥运会与残奥会、全运会与残运会有着明确区分。多年以来,主办者、运动员和观众已经习惯性地认为,残疾人不能参加正常人的体育比赛。但在电子竞技中,身体素质的差异有可能被游戏设备抹平,只要意识出众、操作过人,任何人都可能成为赢家。

  江苏残联、电竞协会曾在残疾人群体中做过一些调查:随着互联网日益发达,越来越多的残疾人,尤其是年轻人,反而更不易就业,难以融入社会——普通人或许可以在订外卖时遇到几个聋哑人“外卖小哥”,但也仅限于此,更多青壮年残障人群,仿佛从社会上消失了。

  另一方面,残联传统的就业扶植活动的确落伍严重。许多面向残疾人的就业中心里,教材停留在十几二十年前,为数不多的几个方向是“做手工”“练打字”“操作Office”,这已经是技术含量较高、体力劳动较少的工作。更多的帮扶策略,往往是治标不治本。

新路。互联网进一步限制了残疾人的活动范围,却也为他们带来了更广阔的新世界。在各个直播平台上,残疾人主播逐渐进入观众视野,他们之中有在FPS、TPS类游戏中“杀人无数”的盲人玩家,也有仅靠一只手通关最高难度动作游戏的职业主播。在这些小有名气的人之外,还有许多默默无闻的小主播在屏幕前苦练游戏技术,靠“带观众上分”维持着微薄的收入。

  “这只是第一届,报名都是小范围,就已经来了好几百人。”陈潘天乐说。仅江苏一省,就有300多人报名,听到比赛消息从其他省份赶来报名的,更是超过了600人。这让“江苏省残疾人电子竞技公开赛”多少有些名不副实,但不论是主办方,还是参赛选手,都不在意这一点。

  半决赛:无声与喧哗

  7月20日下午,半决赛在南京秦淮区金陵科技学院举行。一间电竞训练室、两个多媒体教室,装下了所有选手、观众和工作人员。

  比赛开始前,现场弥漫着一种混乱的气氛。《英雄联盟》4支队伍尚未到齐,工作人员试图让先到的3支队伍预先抽签并开战以节省时间,一番讨论后,又以“维持比赛公平”为由而作罢。

  随后,一位领导建议,半决赛除了确定决赛队伍之外,能不能让三、四名再打一场,决出季军。

  “《英雄联盟》一局比赛相当长,一下午打3场BO3,时间上肯定来不及。”工作人员解释。最终主办方决定,半决赛被淘汰的两支队伍并列季军。

  金陵科技学院拥有自己的电子竞技战队和专业训练设备,这也是他们能够与江苏残联、电竞协会合作成为主办方的原因之一。作为东道主,“金科队”可以直接在半决赛中占据一席。

  38eb8b394ed7d7db2a7e1acadcce6dfb.jpeg

  金陵科技学院拥有自己的电竞战队和专用训练室

  66d4e1b43ecb73af7165281dc80cf4b1.jpeg

  半决赛现场的立牌简单介绍了“中国电子竞技发展历程”

  一个并不十分出名的大学战队,其设备、环境水平都难以与职业战队相比。到达比赛场地后,工作人员发现训练室里只有两个相对封闭的空间,10台比赛电脑,其中一台还问题频出。比赛开始后,一名选手无论如何也按不出键盘上的E键,不得不反复重开。

  《王者荣耀》则要顺利得多。由于比赛时间短、设备简单,选手们被见缝插针地安排在《英雄联盟》场地中,这形成了一种奇妙而和谐的场景:在对称的两间训练室里,长桌一边坐着5位紧盯电脑屏幕、双手不停的《英雄联盟》选手,而在他们对面,5个人低头抱着手机,鏖战《王者荣耀》。

  几十分钟后,先结束比赛的《王者荣耀》选手们鱼贯而出。他们出入的脚步声、桌椅声、碰撞声丝毫没有影响到另一边的《英雄联盟》——不论是“LOL”还是“农药”,所有半决赛队伍都由听障人士组成。即使在战局最激烈的时候,他们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
  e6841e7af1a733a5ad46fad4050ff686.jpeg

  《王者荣耀》半决赛队伍抽签

  c251b0ad5799c6ff83e79a8b455e1ca2.jpeg

  两项比赛在同一个房间里开始

  另一个房间里,《英雄联盟》与《王者荣耀》同样泾渭分明。大屏幕投影上播放着《英雄联盟》比赛实况,余下两支队伍选手与“亲友团”边看边激烈争论,无数双手组成的复杂手势在人们眼前翻飞,被投影的光镀上一层亮边。

  房间的另一头,一群人正旁若无人地打着《王者荣耀》。由于主办方始终没有找到直接用手机直播的方法,只能在现场借了一个斗鱼号。

  “他们讨论得特别热烈,除了不发出声音之外,和普通的玩家没有什么两样。”

  手语翻译凌润梓是半决赛中最忙的人。现场只有他一个手语翻译,不论是向一群人转达通知,还是要准确找到某位选手,都需要他跑前跑后。一旦他赶不及,其他工作人员只能靠打字与选手沟通,一对一时还算流畅,但要同时与许多人讲话,还是非翻译不可。半决赛期间,选手们反复问起“往返车票怎么报销”,工作人员在微信群里